18. 列车

目录

    言祈没吭声,他隐隐有种古怪的预感,但一时半会说不上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还没深想,叶扬就摁住他肩头把他转过去,面对卧室的门:“说完了,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言祈: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被这狗东西糊弄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已经接近中午。

    言祈进浴室刷牙,叼了个牙刷出来扫一眼桌面上已经摆好的菜,就听苏予玫道:“阿祈,你把叶扬赶出来睡客厅,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?”

    沙发对一个一米八七的大男生来说实在逼兀,叶扬昨晚没睡好,这会儿正躺房间里补觉。

    言祈回浴室把牙膏沫吐了,漱过口,又进厨房给苏予玫打下手,边摘菜边道:“他跟我挤着也睡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下回还是多铺张床,你们嫌麻烦就把床单被褥扔着我来铺。”

    苏予玫笑了笑:“你们晚上几点的车?”

    “八点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早些烧晚饭你们早点儿去。”苏予玫翻着锅铲,顿了顿又道“我们在白城原来那屋你回去过没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言祈问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屋不是有个小阁楼?我和你爸搬家收拾发现那里头还落了不少东西,有些年头了,你和叶扬的都有,你哪天要是有空,可以回去翻出来瞅瞅。”

    言祈淡淡地应了声,摘着菜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他想起初中有一回和叶扬打架。

    起因是叶扬来家里,和他在阁楼写作业的时候不小心弄丢一本什么书,大半夜打电话来问言祈看到没。

    言祈觉被吵醒本来就烦,还耐着性子上阁楼去找,也没找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到教室叶扬不停追着他问,很紧张的样子,言祈说没看见他也不信,两人因为这事儿打了一架,大半个月没说话。

    最后叶扬托班里同学扔了小纸条给他,上面就六个字。

    阿祈,别不理我。

    跟只被主人丢掉的大狗一样。

    扒在言祈心窝门上不停地挠。

    ……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