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. 舞会

目录

他就有点不适。

    人常说兄弟如手足。

    这样来解释,言祈现在的感受大概是自己的手足要长到别人身上去。

    叶扬从他手里拿过咖啡杯:“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叶扬边喝咖啡边探手过来,在他额头摸一下:“你脸色有点差。”

    “叶神,”饰演赫米娅父亲的男生调侃“我说干脆把贺莎换成会长,你演起来不是更入戏?”

    叶扬转头看过去,面无表情地一挑眉。

    “……抱歉抱歉!我随便乱说的,您二位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言祈倒没往心里去,这种话听见最不舒服的应该是当事的女主角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在场边休息的贺莎。她看起来没生气,不知道是没听见,还是真的不在意。

    贺莎是二年级的老社员,去年话剧表演她也有参加,言祈还有印象,演得很不错,台词、神态都挑不出毛病,明显下过功夫。

    但今年的排演她有点心不在焉,算不上认真,也不像在闹别扭。

    周以岚和其他社员都在旁边看,没人提意见。

    言祈作为一个旁观的外人指手画脚不合适,就没把这个问题点出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五月七日,庆功舞会,女生更衣室。

    贺莎今夜穿一身漂亮的短款小礼服裙,栗色长发盘起,侧腿坐在换鞋凳上,穿一只精致的玻璃高跟鞋。

    “莎莎,你今晚和会长跳开场舞啊。”旁边的薛琳拎起亮柠色裙摆,捏了捏“你瞧我这一身柠檬色,都能挤出汁了,好酸,好羡慕。”

    贺莎提起另一只还未穿上的鞋:“瞧瞧,灰姑娘的水晶鞋。”

    薛琳无语:“你改名叫凡尔莎吧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。”贺莎没好气道“我的意思是,穿上这鞋,一到午夜我就被打回原形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会长的舞伴是说当就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?”

    “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