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. 舞会

目录

    回到学校宿舍,假期还剩五天,离庆功舞会倒计时四天。

    话剧社半数成员此时还在家里享受假期,排练教室只有寥寥几人。

    言祈受邀把学生会工作带来,坐在一旁沙发上围观。

    周以岚拿了个场记板:“朋友们,准备,三、二、一——咔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!拉山德——”赫米娅的父亲在公爵面前对拉山德进行指控“尊敬的殿下,这个青年引诱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,抬手一指:“你——拉山德,你写诗句送给我的孩子、与她交换爱情的信物……在月亮升起的夜晚到她窗前——用做作的声调,歌唱假作多情的诗篇。”

    言祈端起咖啡杯,视线淡淡投向布景内。

    饰演赫米娅父亲的男生台词背得很熟,但指责“拉山德”的语气缺了点儿力度,或许因为这个角色的扮演者是叶扬。

    “你用诡计窃取了她的心——”

    念完这句台词,男生忽然笑场。

    连忙食指抵上掌心比了个暂停的手势:“抱歉抱歉!”

    周以岚一打板,忍不住问:“你笑什么呀?”

    男生咳嗽一声:“我就是对着叶神那张脸,说这台词觉得违和……帅成这样,想追谁还需要用诡计吗。”

    言祈抿一口咖啡,心说他帅成这样,不止需要诡计,还需要找兄弟支招。

    这两天不知怎么,言祈有些心神不宁,看见叶扬总想到他追那个人——继而想到叶扬的种种表现,看起来像是喜欢得不行。

    言祈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按说兄弟找到喜欢的人,他应该高兴。

    却隐隐有些难以纾解的郁闷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,他自己没有过这样喜欢一个人,很难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有些羡慕?

    也不是。

    比重更大的原因是想到叶扬恋爱以后——虽然作为兄弟不该有这种占有欲,但言祈一想到叶扬以后绝大多数的时间需要抽出来陪恋人,或许连像现在这样,一个排练,一个在旁边看的共处机会都变少。

    他就有点不适。

    人常说兄弟如手足。

    
目录
返回顶部